天下java本站尽知

超级管理员

54

帖子

38

回复

700

积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03-01 01:21:25 | 查看: 376 | 回复: 0

        深圳这天气很舒服,也很庆幸这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其他事情打扰。下班后回家休息会,就会换上运动装去附近的健身房运动,每次必维持一小时左右。每次出来都很爽快,但不急着回家,会在时代城附近转转,或在财富港看大家遛狗嬉戏,兴尽回家可能顺路买些吃食。  回家后洗完澡就是读书时间。今年状态非常好。游戏也很少玩了,一周业余时间能读三本书。

        有些夜晚边啖肉喝酒边看书,晚风习习,感觉人生非常惬意。

        看文学是非常舒服的一件事,看技术我也觉得很舒服。看技术是在扫盲,看完有非常强的获得感,以后工作总是会派上用场,但是看技术往往要手眼并用,没有经过实践去写一些demo不能算作基本的掌握。诚如我喜欢的一句诗并当之为座右铭:“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所以能纯粹的坐在椅子上读一本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是非常舒适的。最近看的几本书,都带给我比较大的感触。如《孙犁散文选》、《追风筝的人》、《北京1912》等等。

        《孙犁散文选》是这周利用每天下班时间读完的。一开始看前面一些文章,几乎都快要放弃了,前面十几篇孙犁较早期写的文章都是在歌颂抗日事迹以及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新面貌,积极正面到以为是我党的宣传文章。后来书快看完,搜索书中孙犁提到的芸斋小说,搜索前面就有一条网名师白写的点评,很辛辣露骨的批评孙犁早期写的如《荷花淀》等作品存在给党作虚假宣传的嫌疑,但是也讲到孙犁晚年的作品更加诚实。愈往后看会愈觉得内心悲凉,在每一篇文章后面几乎都有日期,很容易推算到孙犁在写这篇文章时的年纪和离他死去还有多少年,就有一种人生是向死而生的悲绝到顶之感。孙犁在80多岁还能非常清醒的写出这样的文章,我非常崇敬和得到启示。因为我还没有经历老这一个阶段,我大概以为人到70岁就迷迷糊糊,手提不大动笔了。书一页一页翻着,感慨人生到晚年是一个逝去的过程,我们要告别父母,告别那些年轻时的朋友,告别自己的爱人,告别自己珍藏一生的书籍,告别颠沛流离又辗转回到自己手上的一些物件。我买了书也有盖印章的习惯,但孙犁在《告别》写道:“我不再打印章,写名字,只是给它们包裹一层新装,记下到此的岁月。这是因为,我意识到,我不久就会同它们告别了。我的命运是注定了的。但它们各自的命运,我是不能预知,也不能担保的”。  其中还有《故园的消失》这一篇也让我感触很深。

        非常好的一本书,非常适合去思考人生的意义,我们当下应该值得做什么,或者也可以什么也不做,因为一切最终都会逝去。

        年轻时一切如来,现在一切如丧。

        今年虚岁二十五了还是孑然一身,但竟很久没发觉过无聊了,很多事情还等着兼顾着去做,如游戏、写代码等。一个周末过去,竟然发现都没来得及打开游戏玩一局。希望下周能排上吧。

        只是小小的感慨,也写了一千字有余了。就像余华在一本书上说:写作就是这样的奇妙,从狭窄开始往往写出宽广,从宽广开始反而写出狭窄。这和人生一模一样,从一条宽广大路出发的人常常走投无路,从一条羊肠小道出发的人却能够走到遥远的天边。所以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他告诫我们,“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2019年2月28夜晚所思   1日讫




超级管理员"java1st"于2019-03-01 10:15:16将帖子全局置顶
超级管理员"java1st"于2019-03-01 10:15:22将帖子设置精华1
超级管理员"java1st"于2019-05-16 17:44:34将帖子取消全局置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